台灣不需要一個「我被欺負」的政府 中國時報 2008.03.17  南方朔 有些事情,搞政治的身陷在一時之間說不明白,講不清楚的困境裡,難免畏首畏尾;但做為小老百姓的我們,卻不能稀里糊塗的人云亦云,跟著被別人煽動起來的風向走。權力的嘴再大,被鼓噪起來的群眾威脅再大,也沒有天大理大。如果台灣老百姓不能覺悟這一點,那就讓我們等待那更不堪的命運吧! 對於最近台灣被舉島一致炒作得沸沸揚揚,並被演變成是「國民黨欺負台灣人」,「欺人太甚」的所謂「四個蠢蛋案」,如果細究因果,第一金控總 借貸經理黃獻全一開始講得不清不楚,啟人疑竇,四個國民黨立委帶著財長去現場,其實沒甚麼不對。 這四個人之所以「蠢」,乃是他們對民進黨完全沒警覺性。目前謝蘇勢頭不佳,巴不得製造出一些衝突出來拉抬選情,於是「四個蠢蛋」的事就被說成是挑釁式的「踢館」,一陣煽動,四人被群眾包圍,警察保護也無效,11個警察被打傷,四個人把警車玻璃砸爛。這是誰在欺負誰?俗語所謂「惡人先告狀」,「做賊的喊抓賊」,所指的不就是這種情況嗎?票貼H 至於現場指揮者鼓噪群眾,暗指別人偷東西放炸彈;事後又宣稱「在美國可能被打死」,藉以煽動群眾嗜血性,拉抬選情。為了選舉而不擇手段的政治,台灣老百姓還要忍到何時?如果選舉可以靠這種方式而勝利,將來它會形成甚麼樣的政府還用問嗎?「兩顆子彈」的政府是什麼樣子大家已心知肚明;台灣還要「四個蠢蛋 」的政府嗎? 「四個蠢蛋案」後,舉島一個口徑宣揚「國民黨欺負台灣人」;國民黨則為免擴大對立,連續三天一直道歉。這種綠營不擇手段要製造 西裝對立衝突,藍營則不惜把身段壓到最低希望降低對立衝突的行為模式,許多人都認為這是馬蕭軟弱,殊不知這種全然相反的行為模式,正是台灣政治的特質,而民進黨政府也就是靠這種模式與手段,在台灣取得了無論它怎麼做都不會錯的絕對權力。 今天的台灣大家都還在擔心莫須有的權力獨大問題,殊不知台灣早就過了絕對權力和絕對腐化的八年寶貴光陰。 對民進黨意識型態稍有理解的就知道「悲情論述」乃是它最核心的環節。所謂「悲情論述」,指的乃是他永遠視自己為善良的弱者, 買屋他所欲求的任何東西及目標如果達不到,都是邪惡的別人的欺負,為了讓這種論述模式具有力量,「愛台─賣台」、「台灣人─非台灣人」這種切割術就派上了用場,當他任何企圖無法達成,就是「XX欺負台灣人」。 這種「悲情論述」當在野時,或許不無可以同情的空間,但當其取得政權,成了現實上的強者,這時候他們不根據強者的邏輯去負起更多責任,仍繼續玩著「悲情論述」的遊戲,這時「悲情論述」即成了它推託責任,合理化濫權的憑藉。當一個政府可以那麼容易就推託掉自己的責任,何必還需 房地產要去做任何努力? 民進黨的「悲情論述」,最荒誕的例子即是國務機要費貪腐案及紅衫軍問題了。貪汙的不是別人,把錢A進自己口袋的也是他們自己,但當別人加以批判反對,他們就「悲情論述」出爐,宣稱這是「中國的陰謀」、是「中國人欺負台灣人總統」,明明是他們用貪腐在欺負台灣所有老百姓,他們卻還敢說這是別人在欺負他。當「悲情論述」可以硬拗到如此程度,「悲情論述」早已大過了國法天理。當違法亂紀都可以用「悲情論述」掩蓋掉,台灣政經社會又怎麼不會日趨沉淪呢? 因此,「悲情論述」是 酒店工作民進黨在野心態的延續,是它無法產生責任意識的原因。它治國無能不能批評,批評就是欺負它,就是「唱衰」,就是「不愛台」。總而言之,就是它是不能批評的。過去八年,每次一出問題,它就搞「綠藍對決」,在「藍綠對決」這種說法裡,就是在暗示別人在欺負它、杯葛它,過去八年民進黨不擇手段搞「綠藍對決」,而國民黨一聽「藍綠對決」就心頭驚驚,「悲情論述」製造對立、激化仇恨,強化它對「欺負」的印象已明。 人們一直不明瞭為何杜正勝任期最長、而且被說成是「最好的部長」,其實乃是每到關鍵時刻,他都選擇性的擴 結婚大「綠藍對決」,讓藍營抵制或不抵制都備感為難有著無比的貢獻。而深綠選民則在這種對立的獲勝中得到狂歡的效果。別的部長可換,這種功臣當然是最好的部長! 正因為有著這種「悲情論述」、「被欺負論述」做為保護傘,台灣過去八年,才會出現許多正常民主國家都不可能出現的情況。我們可以假設如果馬英九當選,在他就職後如果面對批評時,他說出「我選贏了,你們要怎樣?」,保證會「傲慢」、「自大」、「看不起台灣」、「濫權」罵得滿頭包;但這種話別人不能說,陳水扁卻可以說,而且沒人敢說不對! 再例如,如果將來國民黨執政,它的行 酒店工作政院長在受到批評時說「如果不滿意,下次就不要選我們啊!」,保證也會被「獨大」、「濫權」、「不尊重民意」、「傲慢」罵得滿面全豆花。但這種話游錫琨卻可以說,也沒有人敢說不對。 再例如,如果馬英九當選後搞貪汙、總統府炒股票而被抗議或示威而他說是在「欺負」他,保證台灣連革命都搞得出來。但這種話民進黨卻可以說。台灣誰權力獨大,誰不受制衝,還需要說嗎? 因此,「悲情論述」或「被欺負論述」實在太好用了。奸巧者明明是在欺負人,卻會得了便宜還賣乖的說是被欺負;「四個蠢蛋案」成為「國民黨欺負台灣人」和「國務機要費案」陳水扁說「中 酒店工作國人欺負台灣人總統」,其實是同樣的模式啊! 任何政府都必須以對人民的責任和許諾為前提,當沒有責任心而讓人民受害,就是他們在欺負人民。而欺負人民者是沒資格去歸咎別人,說被人欺負的。全世界所有的國家,當政者會把「被欺負」掛在嘴上,做為推卸責任萬靈丹的,只有台灣。台灣政治渾沌、經濟倒退,社會被撕裂,每種失政的問題,都是有人在「欺負」。如果再讓這種「被欺負論述」持續下去而不必負責,台灣老百姓還會有甚麼前途呢?台灣真正需要的是「我負責」的政府,而不是「我被欺負」的政府!http://tw.myblog.yahoo.com/jw!_4qwYw6ZGQQ0SgBMthp8sw--/article?mid= 租屋網2356  .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rlafx 的頭像
crlafx

做騷

crlaf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